PHAIDON | 我来重新定义艺术

我来重新定义艺术

/Windy 如需转载,请联系我们



绘画这种相对传统的创作方式在经历了“存在危机”后仍然顽强地持续发展前进,绘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,眼下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、以及它还具备着怎样的重要性?



Co-Art,成为“合作艺术”,是当下艺术家为挺过危机、碰撞新灵感蒸菜尝试的一条道路:




油画中有着无穷的可更改性,在西方艺术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。到了20世纪中叶,一些新的艺术实践:如表演与装置艺术的兴起——引领一些评论家与艺术家宣称油画已死。


凯利1949年的作品《窗》(Window),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


而有趣的是,又正是这些发展,实际上推动了油画进入到一个新的高度,其中这70年中是油画历史中最具有活力,最具有创造力的时期。



一个发人深省的拷问来自《Painting Beyond Pollock》:绘画已经不能在所有艺术类别中力压群雄。



这本书像是出自一个怀疑论者:它再现了20世纪中期以来绘画面临的危机。



用巴内特·纽曼(Barnett Newman)的观察来概括,就是“在1940年代,我们中的一些人失去了希望,认为绘画并不存在。”虽然任何人都可能周期性的质疑绘画的重要性,但是绘画是存在的,而且是持续成功的。


格哈德·里希特《17.3.92》


然而这本怀疑论画册,成为了一个里程碑。可以和诺伯特·林顿(Norbert Lynton)所著《现代艺术的故事》(Story of Modern Art)媲美。



有些人会批判他对各方观点的论述都太过平均,但不能否认他确实有自己的见解。




例如他更喜欢里希特(Richter)对照片的应用,而不是培根(Bacon)“胆小”的使用方法,他还对比了安尼戈尼(Annigoni)的“冰冷的古典主义(Icy Classicism)”和弗洛伊德的增强现实主义(Heightened realism)。



这些都发人省醒。如此宏大的跨度使得作者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过度简化的问题。例如眼镜蛇运动(The CoBrA movement)就被轻视了,但是大多数评论家也都低估了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在欧洲的表现。



说到杰克逊·波洛克(Jackson Pollock),他和基友威廉·德·库宁(Willem de Kooning)之间不稳定的友谊,成为艺术节饭后资谈。他们是20世纪最著名的两位美国艺术家,在波洛克突然离世不到一年,德·库宁便和波洛克的女朋友,也是那场车祸中唯独的幸存者露丝·克林曼(Ruth Klingman)展开了一段高调的恋情。



威廉·德·库宁(Willem DeKooning),简称德·库宁,荷兰籍美国画家,抽象表现主义的灵魂人物之一,新行动画派的大师之一。


在他创作生涯中,人体成为其绘画创作的主体,加以风景及书写的符号来发展他的抽象世界。



他将欧洲立体主义、超现实主义与表现主义的风格融于自己大而有力的绘画行为之中,把激进艺术的理念融化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。即使是极端的绘画作品也具有艺术美感,试图唤醒人们心中一种与所有生命事物的内在关联感。



作为一代艺术大师,德·库宁以多样的艺术语言色彩,素描、雕塑等形式留给我们观者心灵与心灵的沟通与感悟,艺术总在经历巨大的变化,但是正如德·库宁所言,艺术是一种「理解生活」的工具。







绘画是一种生活方式


托马斯·赫兹对他的批评,倒是别有趣味:“对于德库宁,最重要的是包括一切,什么也不放过,即使它意味着在矛盾的骚动中工作,而矛盾和骚动恰恰是他最喜爱的手段。”



德库宁对所谓“矛盾和骚动”满不在乎,他的回答是:“任何一种绘画,都是今天生活的一种方式,或者说是一种生存方式。”





工厂:安迪·沃霍尔的朋友圈


提起波普艺术(POP ART),安迪·沃霍尔的名字可谓如雷贯耳。他是最具代表性的波普艺术家,被誉为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,是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,也是对波普艺术影响最大的艺术家。



1962年,AndyWarhol创立了个人的制作坊,取名为「工厂」(Factory)——听起来甚有福特主义的意味。并执意把「工厂」室内设备,跟他本人的蓬松乱发一样,换上他个人最钟情的单一银色。



虽然几经辗转搬迁,但「工厂」始终是沃霍尔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那里龙蛇混杂,来去自由,简直就是艺术世界的乌托邦。上至Bob Dylan、John Lennon、The Velvet Underground等明星贵宾,下至人妖、娼妓、道友、无业汉等社会边缘人士,「工厂」也无任欢迎。





「工厂」的过客里头,有一位气质美艳的短发女子Edie Sedgwick,成为日后素有「地下片女王」称誉的传奇女星。



事到如今,坊间对Andy Warhol这个现代艺术大师的评价双向不一,有的说他贱售及出卖了艺术的高度,走向低档庸俗;有的对他歌功颂德,认为Warhol善用流行文化的广受价值,让向来小众的艺术得以普及,层面扩大。



因而由他首冲领衔的「波普艺术」(Pop-Art),于今日的信息世代起了诱导的作用地位。谁都喜用「艺术源自生活」来鉴别艺术之定义,当好些大型品牌(如广告课里引用过Uniqlo服装品牌的重点专题)均采用上Andy Warhol的美术风格,将自家的产品包装、商标符号、宣传手法逐一平面化、色彩鲜艳化去,来争夺群众过路人的目光,此时此刻不只艺术有变,甚至扯上生活态度,也变矣。



经历枪击案死过翻生,的Andy Warhol心态大变,关闭了「工厂」,决不招待访客,不再与人妖之品流为伍;并摒弃以往不为牟利的「工厂」生产模式,伤愈复工即甫推出人物肖像画的概念,变本加厉的赚钱为上,积极生产……撇开艺术不谈,Andy Warhol的确是位了不起的商业奇才。



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